麥克盧漢曾把媒介分為“冷媒介”和“熱媒介”。所謂冷媒介,就是提供相對較少信息,需要信息接受者耗費較多熱情,才能達致理解的媒介。反之,熱媒介就是信息量非常豐富,使得接受者很容易建立交流的媒介。比如說,報紙是冷媒介,因為面對冷冰冰的文字,需要我們發揮想象力才能構成故事。而電視就是熱媒介。同理可知,傳統出版物是冷媒介,電子出版物是熱媒介。

  可是熱媒介並不總是受到歡迎。波茲曼就認為,以電視為代表的可以同時刺激視覺和聽覺的熱媒介,反倒降低了我們對信息的閱讀深度,不再積極動腦,只是把傳播過程降格為一種“娛樂”,娛樂至死。很多社會學實驗也表明,長時間地觀看電視,確實會使人的智商暫時下降。在這個越來越“熱”的時代,冷媒介反倒顯出它的重要性。

 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警惕電視的負面作用。年輕人紛紛轉向網絡,轉向電腦屏幕。與電視相比,我們在電腦屏幕前擁有更多的自由,可以只選擇自己想看的頁面,並完全控制注視頁面的時間。可根據我們每個人都有的閱讀體驗,屏幕閱讀至少也會產生兩個問題。

  第一,並不是所有人都追求閱讀中的冒險。我們在閱讀傳統媒介的時候,無論報紙還是書籍,都會把握文章內在的邏輯主線。雖然閱讀過程中會遭遇文字和內容上的障礙,但它們並不會分散過多的注意力,也不會影響我們繼續閱讀文章。我們總能把握住正在閱讀的方向,對接下來可能遭遇的文本也有一個大致的估計。人在傳統閱讀中掌握著主動權。

  反過來,在電腦屏幕上閱讀時,由于超鏈接的廣泛運用,再加上Google之類的搜索引擎和多種格式電子文檔的便利存儲,我們很容易從一個頁面跳轉到另一個頁面,從一個信息空間切換到另一個信息空間,這的確會影響到我們思維的連續性。這類情景時常發生:我們坐在屏幕前十幾分鐘以後,幾乎忘記最初所要追逐和思考的問題。我們帶著思考來使用電腦,最後,海量的信息卻反制大腦,停止我們的思維。

  所以很多人會有意限制自己的閱讀範圍。他們只打開自己熟悉的網站、博客,或者按照收藏夾里的書簽來選擇閱讀範圍。幾乎所有人都會使用Google,但絕大多數人只把這個通向未知信息的工具作為一種臨時手段。他們打開思維的閥門,運用Google找到自己可能願意閱讀的內容,拖到屏幕上,隨後關閉思維閥門,專心閱讀剛剛找來的東西。雖然技術上可以輕易地幫助我們為海量知識建立關聯,但我們的大腦可能並不按照冷冰冰的計算機模式實現運轉,對于不同熟悉程度的信息,大腦會賦予不同的情感。

  第二個生理困境,電子閱讀往往會降低閱讀深度。根據調查,面對同樣一個文本,眼球在屏幕上停留的時間要比紙面上短很多。比如在紙面閱讀通俗小說,一小時可以讀五萬字,那麼在屏幕上讀同樣東西,也許一小時就能讀十萬字。速度上去了,大腦對閱讀內容思考時間則必然減少,閱讀深度被淺化。正因如此,網頁設計者才要千方百計想出辦法吸引眼球。結果卻是人們閱讀的注意力進一步被分散,生理刺激逐漸取代大腦思維。

  閱讀從一種思考行動轉變成為眼球刺激,背後有著深刻的生理原因和技術原因。屏幕上的滾動翻頁遠比真實世界中的圖書翻頁來得容易,指尖輕點鼠標即可完成,甚至有很多軟件提供滾動和自動翻頁,連點鼠標的勞動都免除了。過于便捷的閱讀模式使得我們可能濫用權力,迅速拖動滾動條,讓眼球在大段文本之間跳躍。

  據我觀察,很少有電子文本讀者能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閱讀速度。我們所能閱讀的信息與網絡世界存有和不斷新增的海量信息相比,差距懸殊,現代人都生活得極為忙碌,導致大家在閱讀時充滿了焦慮,我們因此無法停下按動鼠標的手。在傳統閱讀中,書本多半是一個封閉空間,會隔絕我們與外界的聯系,開闢新的時空。而在電子閱讀中,如果深度不夠,那就無法使我們在閱讀中隔絕外界聯系,無法真正進入語境,以至焦慮大增。電腦過“熱”,我們不費勁即可展開閱讀,但效果卻與費勁才能讀的紙媒相距甚遠。

  所以無論電子書如何發展,人的閱讀習慣、思維習慣、眼睛與大腦的配合方式等等,都是技術人員首先要考量的因素。在技術尚未成熟到引導讀者改變習慣的階段,盡可能照顧和滿足讀者的傳統閱讀習慣,也許是電子書比較穩妥的發展模式。

  電子出版和電子閱讀絕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。不可否認,技術進步在閱讀革命中起到關鍵作用,數據儲存方式的改變和閱讀屏幕的改變,都在推進我們閱讀模式的改變。但是生理上的習慣要頑固得多。即使我們的脊柱、手腕、眼球已經習慣液晶屏幕,可至少大腦還遠遠未能習慣。信息媒介的改變只是外在形式,閱讀的實質是大腦(或者心靈)與文本信息建立起知識上和情感上的關聯。

  讀者是人,社會的人,所以閱讀也與社會生活有關。電子出版廠商除了考慮技術問題,還應該多想想我們千百年來的閱讀傳統和習慣。據說有些廠商把屏幕做得像紙一樣可以彎折,並以“把屏幕做成紙”為目標來討好讀者,現已取得不俗的經濟效益。放到更廣闊的背景下看,電子出版和閱讀還一定會涉及到經濟、法律以及社會文化習俗等一系列問題。電子出版如果最終取得勝利,那它必須在經濟上表現出巨大優勢,在法律上規避現有障礙,這兩點在目前都存在很多障礙,有待各方面的專家攜手解決。

  我對電子技術進步充滿了信心。但閱讀也涉及到其他社會生活問題,情況就要複雜得多,未可盲目樂觀。
(作者為《讀品》主編--梁捷)

(文章轉載至2009-03-12新浪新聞)

這的確是必須好好省思的一個方向..
電子化時代來臨的同時
大家都思考模式及方向都齊全週到了嗎?

Views: 86

Comment

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MyCFbook.com - 廣告王 to add comments!

Join MyCFbook.com - 廣告王

廣告Adm Facebook

/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dm23915168/

Adm廣告雜誌

焦點看板

News/傳播新訊

歡迎各界廣告交換/合作

聯絡信箱:vivian.hung@rock.com.tw

廣告王好友Link

Badge

Loading…

來訪足跡

Flag Counter
<2012/10/23啟動>

© 2020   Created by MyCFbook Admin.   Powered by

Badges  |  Report an Issue  |  Terms of Servi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