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播新訊/大膽繪夢,對的就能成為經典,專訪台灣新銳插畫家鄒駿昇

大膽繪夢,對的就能成為經典

專訪台灣新銳插畫家鄒駿昇

文/吳娮翎 圖/鄒駿昇提供

 

在英國6年多,累積能量等待爆發,終於在奪下國際插畫大獎首獎後成為受矚目的新銳,回台一年多,推出了第一本繪本《勇敢的小錫兵》,重寫了經典童話的結局,鄒駿昇把熱情投擲於繪畫,當作品被看見的時候,一路以來的努力似乎也得到了肯定,從英國回到台灣,鄒駿昇說:「回台灣是遲早的事,因為這裡是家。」

 

跳脫穩定,出發英國

擁有一份穩定的教職工作,似乎是很多人的期望,在二十幾歲的時候,鄒駿昇反覆思索這是他想要的生活嗎?當他站在台上想著自己逐漸老去,而台下的臉龐永遠青春,他似乎看見了自己的未來,為了不讓自己後悔,他選擇去英國。鄒駿昇告訴家人,「去英國唸書拿更好的學歷,日後就可以在大學教書,但後來也沒有這麼做,總之當時的念頭就是先去就對了。」初到英國時語文不好,就用作品更精準的表達,反而為創作加分。選擇英國,有很大的因素是受到當地文化吸引,倫敦本身很老但卻擁有很新的藝術,又老又新放在一起卻絲毫不唐突,反而有一種文化深層的美感,這和鄒駿昇的性格很像,從小就喜歡老東西,像是自小學習的國畫,也喜歡很新潮的街頭塗鴉、平面設計,因此到訪這個城市鄒駿昇很自在,從英國的城市氛圍中汲取創作養分,在倫敦的校園裡,鼓勵學生勇敢作夢。在英國創作源自於生活,最大的學習就是生活經驗,而不是校園。假如在台灣,如此愜意的創作日子,只怕會被敲醒,甚至可以想見整個大環境都不鼓勵作夢,在英國的創作環境是對的,當一切都對了的時候,那就只有努力去做,期待被看見,在英國的日子就是準備的狀態,蓄積能量等待爆發。

 

站上比賽的舞台,讓多人看見

鄒駿昇持續參加波隆那兒童書展,入圍第三次後如願拿下首獎,對鄒駿昇而言,比賽是舞台而不是養分,透過比賽途徑能夠被看見,一次不成功,第二次再來,還有第三次、第四次,就是要做到被看見為止,鄒駿昇有這樣的企圖心,也拿出本事奪下首獎,得獎的那一刻,他知道自己被看見了。下一步,他得把作品做好,接受市場嚴苛的考驗,最重要的是可以持續創作好東西。當然追求的同時也會失去一些東西,像是健康狀態,還有在得獎前可以隨心所欲的畫畫,得獎後出手就變得有所拘束,因為鄒駿昇明白地知道每個人都等著看他的下一本繪本,這也是現階段的挑戰,「壓力一定會有,因為要面對期待。」

 

觀察台灣的創作環境

回來台灣一年多,明顯感受到都會中的步調很快,多數的人習慣走安全的路,對於不確定的東西不能說是排斥,但就是缺乏嘗試的勇氣,在很多事情上注重立即成效,但其實很多事不可能會有立即效果,像是創作。觀察台灣的創作環境,發現很多東西很類似,常陷於一窩蜂的潮流中,但這樣是很危險的,因為流行性的期效很短,如果沒有穩住就會被這些洪流給帶走,這需要本身的自覺。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市場比較小,稿費也無法與國外相比,創作者要生存,要接更多案子,或是把時間壓縮,如此一來創作者有壓力,做出來的東西有時也難臻於完美,創作其實需要時間跟累積,一方面台灣步調快,基於時間成本考量,沒有時間讓你慢,另一方面在台灣的工作環境中,大多圍繞著台灣人,目光有時也會比較狹隘,但在倫敦或是紐約工作,全世界都看得到,世界環繞著他們在走,因此回來台灣,要有對自己的要求以及企圖心,並保有對創作的初衷,鄒駿昇也直言這得十年後甚或更長遠的來檢視自我。

 

創作靈感源自於生活

回來台灣後,經手很多案子,最近也處於編劇構思的狀態,需要靈感、建構,年初以來都在辦展覽,這對鄒駿昇而言並不是創作,而是一種商業模式,他對自己的創作計畫是一年至少要有一本作品問市,因此前面準備的時間越久,後面剩下的時間就會越短,2013年預計會留下3~4個月的時間,來專注地畫前面想的東西,或是拿經典故事來調整。而他的創作靈感絕對是和日常經驗中的汲取有關,思考要更深度要有角度,這需要透過閱讀。美感的養成則有賴於時間累積,這是學校教育沒有教的,必須從生活中習得,鄒駿昇認為創意的揮灑,也得在食衣住行無虞後,才有閒暇來思索如何讓生活更美好,提升鑑賞力是每個人第一步可以做的事,當然我們都該努力讓環境變得更好。

 

對的東西,越老越經典

鄒駿昇很喜歡收集老的東西,覺得老的東西具有時空的異質性,這些東西在時空更迭後產生趣味,大學時期是全盤接受老東西的時候,直到當兵才開始接觸家飾品,開始認識一些好看也實用的老東西,其實老東西本身具有被時間薰陶的質感和溫度,喜歡老東西,不如說是喜歡好東西,好東西會隨著時間變得經典,價值也會提升,而不好的東西,舊了、髒了也就壞了,老東西可以讓新空間變得溫暖。談到最喜歡的收藏品,鄒駿昇說是Saul Bass的海報,他收藏很多海報,「因為海報摺起來很小,攤開來又可以很巨大。」講到收藏海報的時候,鄒駿昇露出率真口吻,這也許就是對藝術的一種看待方式,始終誠摯以對。

 

故事的開放性結局

在改編安徒生的經典童話時,鄒駿昇將原來的壞人變成普通人,他說現在的壞人絕大多數都長得很老實,很多事情的角度與思維要去跳脫原有思維,做為一個反骨的人,鄒駿昇認為故事應該是開放式的結局,誠如人生沒有所謂的一定,當作者假設王子和公主的完美結局,卻忽略了白馬王子也許有一天會厭倦公主病。會有這樣的思維,和鄒駿昇的家庭有極大的關係,因此當創作的浪漫與家庭的務實交織,就成為鄒駿昇的黑色幽默,「一直以來創作是很灰色的,不是走甜美派,但我試著改變,作品會反應人生與生活,在進皇家藝術學院前的創作帶有色彩,開始唸書後變成黑灰色,遇到老婆後開始又有了色彩」,提到另一半的神情總帶著笑意,可以肯定的是鄒駿昇的愛情是甜美派。請鄒駿昇為作品定義風格,他說是很矛盾的,就像很喜歡老的、新的東西,喜歡很極端,非常不定,鄒駿昇只說:「我覺得我還一直在追求,追求一個更好的狀態。」

 

挑戰不一樣的路數

年輕人跟老人在砍柴,年輕人很拼命卻怎麼樣都贏不過老人,決定要和老人一起休息,才發現老人在休息時不停地磨刀。這個故事讓鄒駿昇體悟到選對方法是重要的,因而決定在英國把火侯練好,機會來了就能抓住,很多人都是有了作品才找到舞台,而鄒駿昇是先擁有舞台才開始發表作品,也因此每個作品都得戰戰兢兢接受考驗。而鄒駿昇對於自己的期許,就是有一天能達到一個高度,期盼能從台灣走向世界,讓大家知道在台灣有鄒駿昇這麼位插畫家、藝術創作者。

 

Views: 1041

Comment

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MyCFbook.com - 廣告王 to add comments!

Join MyCFbook.com - 廣告王

廣告Adm Facebook

/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dm23915168/

Adm廣告雜誌

焦點看板

News/傳播新訊

歡迎各界廣告交換/合作

聯絡信箱:vivian.hung@rock.com.tw

廣告王好友Link

Badge

Loading…

來訪足跡

Flag Counter
<2012/10/23啟動>

© 2019   Created by MyCFbook Admin.   Powered by

Badges  |  Report an Issue  |  Terms of Service